400小说网_400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我被一把剑盯上了 > 第482章 遇袭
    咚!咚咚!

    陆山进屋没多久,才喝了一口水,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一打开门,他就看到了一颗大光头,油光可鉴。

    浓浓黑焰轰的一声覆盖了全身,极强的劲气吹动光头男子的衣衫猎猎作响。

    光头猛地一拳轰出,打在浓浓黑焰之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陆山匆忙应战,被强大的拳劲轰飞,连翻数个跟头,直到撞到墙上才止住身形。

    噗!一口老血喷出。

    光头打出一拳之后,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抱臂而立,眼神冷冷地盯着吐血的小年轻。

    “这年轻人,受我一拳,竟然毫发无损!到底什么来路?而且那黑焰感觉非常熟悉,是什么来着?”

    光头男子心头的疑问,换来的是陆山的辉煌一剑。

    望着快速袭来的软绵绵的剑气,光头心中讥笑不已:“原来是个专修防御的乌龟壳,我说怎么这么硬呢!”

    嘭!他轻松一拳碎掉软绵剑气,一步碎星踏出,又是一拳轰然打出,一道浩荡拳劲呈水波般展开。

    空间猛然一阵剧烈震荡,仿佛都要被浩荡拳劲撕裂了。

    然而,拳气并没有击中陆山。

    一道银白色的雷光顺着拳气的边缘,滋啦滋啦地烧灼消耗着浩荡拳气。

    光头男子感到手臂麻痹了一下,身体也停顿了那么一瞬。

    呲啦!辉煌沧溟剑划开光头的外套,切开光头的腰腹,拉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而陆山借着光头愣神之际,已经瞬间远离房间门口,速度极快地向楼梯口冲了过去。

    光头男子眉头狂跳,低头看了眼腹部已经结痂的长长血痕,眼神中有震惊也有愤怒。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他刚想追过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一个黄口小儿,也值当秘狱典使,亲自上门来抓吗?”走廊上,嘶哑的嗓音赫然响起。

    光头典使正色起来,从怀里摸出一双拳套,慢慢套在自己的双手,握了握双拳。

    看着走廊尽头那道黑影慢慢成形,竟然是一位穿着披风戴着黑色面具的黑衣男子,他缓缓开口道:

    “你作为仙级巅峰,甘愿做黄天立的走狗,我邱二仲真的很佩服你!”

    黑衣面具男往前走了几步,嘶哑的声音如砖石擦地:

    “典使大人何必如此嘲讽,这世道谁还不是条走狗呢?就拿您来说,不也是秘狱的一条走狗吗?”

    自称邱二仲的光头男子,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嘿嘿笑道:

    “说的也是,但是我至少不用被人呼来喝去,你就不一样了,黄天立那怂包,只会躲在你的身后,什么坏事都让你去做,而好事都是他自己的。”

    说到此处,他停顿了一下,接着不怀好意地笑道:

    “哦对了,你们工会,应该说你们黄天立总理事,阴了一把剑院这事儿,赵院长应该知道了,他表面看上去温和儒雅,真要惹到他了,你们就准备面对狂风般的打击吧!”

    黑衣面具男继续朝前走,声音依旧难听刺耳:“又不是我们工会一家做的……”

    邱二仲摇了摇头,道:“看来你还不知道啊,武馆的那位馆长亲自上门跪地求饶了!”

    “嗯?!”黑衣面具男身形一顿。

    “嘿嘿,”邱二仲双手握拳,砰砰砰,双拳互击了几下,嘲讽道,“真当剑院的底蕴是开玩笑的吗?你难道忘了当年,这个世界上只有马戏团、博物和剑院三大组织吗?”

    刻意停了许久,他才接着补充道:“被能称为‘罪恶之源’的世界三大组织!”

    黑衣面具男停下了脚步。

    望着停下的黑衣面具男,邱二仲笑道:“呵呵,看来你没有忘记嘛!”

    “你脸上的那一道……”黑衣面具男似乎找了某个刺痛光头的事情。

    邱二仲直接打断道:“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我也不是剑院的狗腿子。”

    望着黑衣面具男那便秘一般的面具,他感到有些恶心,继续说道:

    “尽管赵院长差点一剑劈死了我,但是我还是很敬重他,没有那一剑,我或许小命就没有了,活着总比死了强吧!”

    黑衣面具男抓着此事不放:“我不信你就没有一点憎恨?”

    邱二仲似乎恼火了,当即表态道:

    “有啊,满满的憎恨,那老头要是快死了,我立马跑过去给他一拳,送他早早归西!”

    “可是敬重还是敬重,没有其他的,看来你不怎么纯粹啊!仙级巅峰的修为白瞎了!”

    邱二仲脾气火爆,有火就发,从不憋着自己难受:“别废话了,接我一拳!”

    黑衣面具男不退反进,嘴里喃喃道:“影·领域展开!”

    轰!暗黑的夜幕下,一道拳意如浩荡长河,刹那间轰穿了黑夜。

    邱二仲见自己一拳失利,但嘴上却不饶:“你这领域不行啊,连赵院长的一半都不如。”

    黑衣面具男显然不惧他的嘴炮功夫:“我一个小小仙级巅峰,怎么能跟院长大人相比呢!”

    轰!邱二仲又是一拳打出,嘿嘿一笑,道:“不都是仙级巅峰吗?有什么不能比的!”

    黑衣面具男身形虚幻起来,疯狂刺激光头佬:“那这么说,你这拳意也没有你哥一半强吧!”

    邱二仲左眼乱跳,最烦别人拿他跟他哥邱丹相比,眼神冰寒:“你丫的再说一遍!”

    避开邱二仲的拳意,黑衣面具男笑道:“生气了,我们半斤八两,你也打不死我,我也打不赢你,说两句也没什么,我且问你,你们秘狱到底是什么意思?”

    邱二仲先上一拳为敬,接着才解释道:

    “不到三年,战争已经波及了几乎所有的小城市,只有几座大城市安然无恙。”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秘狱决定收回各大城市的‘经营权’,准备自己开门做生意了,难道这也不行吗?”

    黑衣面具男知道邱二仲就是在放屁,但也没有办法反驳他放屁。

    ——毕竟,拙劣的借口也是借口。你若是反驳,他能给你放一个更大的屁。

    影域之中。

    黑衣面具男一掌推出,一道黑影从他的身体里窜出。

    光头典使邱二仲刚想挥拳,哪知那黑影瞬间穿身而过,他顿时浑身失去气力,举起的拳头再也前进不了半分。

    黑衣面具男步伐轻且慢,提着一把短刀,走向不能动弹的邱二仲。

    噗嗤!他猛地一刀扎入光头的心脏,鲜血顿时如井喷般飙出。

    “邱二仲,要是你哥来了,我估计连一拳都接不住,可惜是你来了,我倒是有几分胜算的。”

    邱二仲显然没有把这捅了心脏的一刀当回事儿,嗤笑道:“刚才谁丫的说我俩五五开来着,你还要不要脸?”

    黑衣面具男站在邱二仲身前,提着短刀解释道:

    “你我本来所修就不同,你体魄如此之好,我这羸弱身体根本不能比的,总不能让我跟你对拳吧?”

    噗嗤!他说着就给了邱二仲一刀。

    邱二仲疼得龇牙咧嘴,冷笑道:“你这小短刀扎不死我的,又有什么用呢!”

    “总比我受伤好吧,再说,我就是来拖住你的,又没打算跟你生死决斗。”黑衣面具男想了想,又给了邱二仲一刀,笑道。

    “哦,”邱二仲身形微晃,“是吗?胡子真!”

    黑衣胡子真一刀扎了个空,恍然惊觉邱二仲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跑到他身后去了。

    随即,一个黑影闪身,拉开了与光头的距离。

    嘭!空气炸裂声过后,邱二仲收起拳头,嗤笑道:

    “嘿嘿,除非黄天立亲自去,否则你们派去的人多半得死,那小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

    邱二仲腹部和胸口的剑伤缓慢愈合,已经不再流血。

    他侧着身子望向胡子真,脚下猛地一重,一道道如同水波般的涟漪荡开,影域顿时一阵扭曲。

    满身白光闪闪的邱二仲嘿嘿一笑,道:“领域嘛,简单,谁不会啊!”

    “你确定你那是领域?”胡子真连笑都没有,鄙视的很直接。

    邱二仲直接反驳胡子真的鄙视:“怎么?瞧不上我这领域?并不是有范围的才叫领域技,我这也是不折不扣的领域技。”

    胡子真面具下嘴角一歪,简直不屑一顾。

    邱二仲嘴一咧,威胁道:“胡子真,你别瞧不起人,等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乱!”他大吼一声,斥退暗夜般的黑影,眼中白光大盛,身形如电,刹那闪到胡子真身边,一拳轰出。

    “胡子真”砰然炸开,化作一团黑影,飘然远去。

    刚定下身,黑影还没成型,再次砰然炸开,一道凄惨的身影从黑影里踉跄而出。

    邱二仲没有追击,眼看着黑影胡子真狼狈逃离。

    “糟了!”一想到陆山,他猛拍额头,暗道糟糕,快速向陆山离去的方向追去。

    .....

    工会总部大楼到花团小街的某处街道。

    陆山提着辉煌沧溟剑,吐出一口老血,皱眉道:“偷袭我!没想到我竟然被埋伏了,什么时候的事儿?难道说之前被黄天立发现了?”

    黑剑无语:“就这几个小喽啰,你示什么弱?”

    陆山心中骂道:“你懂个屁!钓鱼懂吗?一把破剑!”

    黑剑觉得受到了侮辱,在陆山的脑海里反驳道:

    “我是救世剑,救世剑!只是你不会使用罢了,你手里提着的那把才是破剑,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懒得跟你废话!”

    陆山往前方斩出飓风一剑,快速往花团小街的方向跑去。

    “地形扭转!”站在街道最边沿的一位黑衣人,双手触地,陆山脚下的那条街道瞬间折转了一百八十度。

    陆山脚下重重一踏,身形急转,继续向花团小街冲去。

    “想走,没门,”一位带着灰色面罩的黑衣女子,扔出一把巨型镰刀,“飞鸾!”

    陆山只听身后响起“叽”的一声雷鸣,随后一把巨型镰刀从他急侧的身体旁边掠过。

    “哼!”灰色面罩下,黑衣女子冷哼一声,嘴角勾笑,喊道,“回旋!”

    “卧槽!”陆山举剑回挡,飞镰顺着辉煌沧溟剑的剑刃刮擦而过,带出一抹火星来。

    身形随着飞镰的扭转还没停下来,他忽感脚下有异动,连忙撤身闪开,留下一道残影。

    躲避的过程中,他的手里有雷光一闪而逝。

    “火龙咆哮!”热浪的拳头和钢铁的身躯朝陆山冲撞而来,怒吼的有点中二。

    然而,钢铁的身躯突然跟陆山换了位置,耳边听到一道轰隆隆的雷声,腹部感到一阵剧痛。

    “玛德,肋骨断了!”钢铁男暗骂道。

    陆山呵呵:“你很懂吗?”

    滋啦!雷光的灼烧过后就像烤肉架上的味道。

    “啊啊啊!”钢铁男痛苦嚎叫,砰然跪倒在地,随即昏迷过去。

    “这?刚刚发生了什么?”另两人有些懵,压根不知道陆山是如何移动的。

    “类似于移形换位的武技吗?他不是雷系的魔术师,那刚刚的雷光就是天赋技!”街角的黑衣人分析着胜负的可能性,很快得出不能取胜的结论。

    看了眼地上的同伴,他没有丝毫犹豫,向后方急退而去,大吼一声:“撤!”

    扔镰刀的黑衣女恍惚一下,快速折返追上吩咐撤退的队长。

    陆山没有追,而是走到穿着钢铁盔甲的昏迷男子身前,笑道:

    “刚刚那个中二的火龙咆哮,应该是拳脚类的武技吧。尽管中二了些,但是威力还是很大的。”

    “要是挨上一下,估计恐怕得皮开肉绽,比之前那光头的一拳威力还大。”

    “当然,那光头的一拳只是普通攻击,这家伙的火龙咆哮是武技。”

    “呵呵,这样抛弃同伴好吗?”

    砰!砰!陆山猛退十来步,每一步都踏出一个脚印来,体内魔气猛地一滞,差点就又吐血了。

    “咦?”白发黑衣人很意外,没想到一招竟然没能……解决掉这位可疑的大胡子。

    同时他感到胸腹一阵翻滚,气血上涌喉头,顿时心中大惊道:“刚才那种感觉,这家伙到底什么情况?”

    陆山提着辉煌沧溟剑,走上两步,笑道:“跟了一路,终于肯出来了,总理事大人怎么没有亲自来迎接我呢,看来我的份量还是不够啊!”

    “你是谁?”白发黑衣人问道。

    陆山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自问自答道:“我?以前可是工会的干事,可惜每当几天,因为一些事儿,就被剥夺了职位,真是很可惜啊!”

    “你到底是谁?”白发黑衣人咬牙切齿。

    陆山冷笑:“唉,你我又不熟,你老是问我是谁干嘛?而且,问别人姓名的时候,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白发黑衣人显然觉得说话浪费力气,不想跟陆山再废什么话了,风一般地冲了过来,长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惊人的红线。

    呼!长刀挥过,斩断陆山的身影。

    剧烈燃烧的黑焰,自白发黑衣人的脚底升起,瞬间将白发黑衣人吞没掉了。

    呼呼呼!白发黑衣人身体就像陀螺一般快速旋转起来,形成一道强力的刀气旋风,把黑焰切割成无数碎片。

    然而,碎片化的黑焰粘在他的衣服上,继续剧烈的燃烧着。

    “啊啊啊!”被黑焰烧灼的白发黑衣人,感到灵魂都在燃烧,发出痛苦的嚎叫。

    陆山眼神冰寒,手中剑诀一出,黑剑咻地一声刺穿了白发黑衣人的身体。

    噗通!白发黑衣人跪倒在地,手中长刀哐当落地,身上黑焰气势极盛,刹那间将他的身体燃成灰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