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江昭言,他想的很简单,他想要去把孩子抱回来,他不想要把孩子留在林清夏的身边,免得以后林清夏会以这个孩子来威胁他。当然江昭言他也非常的在乎这个孩子,否则这个孩子也不会能够有威胁他的一天,所以他才会提前去把这个女孩给抱回来。

    “对于我而言的话,我的立场就是小女孩留在我们家里面总比在林清夏的身边好,免得被林清夏教养成什么不三不四的样子,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跟着一个女人生活,这样子肯定是不太好的,在我们家里面至少她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一个比较健全的家庭。”

    这就是为什么江昭舟他没有阻止的原因。

    一个女人在带着一个女孩子生活在一个比较好的地段,然后身边时不时有一个男人去看望她,这样子的一个处境会很容易被别人给议论,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这也是为什么,江昭舟认为带回家里面会好一些。

    秦楚楚原本是非常的不理解,不过她现在听到了江昭舟这么说,不然秦楚楚认为江昭舟是一个很有脑子的人,他把什么事情都想得非常的通透。

    “你这样说其实也对唐美如一直想要,一个孩子爸爸妈妈也想要一个孙女,把这个女孩放在外面,肯定生活环境也不好,如果能把女孩带回家,里面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对于秦楚楚跟江昭舟两个人而言,那么就是他们两个人不用再被催生了,这是天大的好事情啊。

    毕竟如果他们两个人年纪也到了,然后现在工作也算是稳定下来了。

    父母不催生的话,外面的人也会催生,如果家里面有个小孩子来分散一下大家的注意力,这是好事儿。

    “所以呀,这对你对我对大家都是很好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阻止呢?”

    “可是林清夏那边是不是会有一些…”

    秦楚楚知道,其实林清夏一直想要嫁给江昭言现在孩子出生了,林清夏还是没有嫁给江昭言,孩子还要被抱走,如果立场互换的画,那么林清夏现在应该也不太好过。

    “林清夏她自己选择做小三,那么她就应该承受住这样的后果。”

    每个人自己选择的路都要为自己选择的路而走下去,林清夏选择做小三,这就是她应该承受的。

    “我真是不知道大哥怎么样可以在两个女人之间能够游走的这么的好大哥不愧是大哥,管理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自己的私生活也能管理的好。”

    江昭舟敷衍的点了点头,江昭言他或者是在两个女人之间游走的非常好,他完全是在三个女人之间游走的非常的好,还有一个章锦呢,不过这个事情江昭舟现在可是不管说的。

    他害怕他要是去跟秦楚楚说了这件事情,秦楚楚完全会暴跳如雷,秦楚楚要是知道自己的好闺蜜成了大哥在外面的女人,这样的场面,江昭舟想都不敢想。

    完全没有这样子的想法,也真的是不敢去想象,毕竟这真的是一个究极大爆炸的场面。

    “之前我不是让你说让你去查一查章锦到底是在跟谁谈恋爱,你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到底是谁?”

    江昭舟现在听到章锦这个名字,他完全是脑袋崩溃的。

    “不行,我感觉我的脑袋有点发晕,可能这个感冒药吃了之后有点副作用,我现在有点想困,我先去洗澡睡觉了。”

    江昭言他的事情,江昭舟真的是管不了,但是江昭舟他又不想要去欺骗秦楚楚,所以他只能用装病这一招了,除此之外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呀。

    秦楚楚看这江昭舟这样奇奇怪怪的,他是有点好奇这人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又忽然说是头痛,不过秦楚楚她也不敢去多想,毕竟她害怕江昭舟真的是头痛。

    “那我去楼下再给你拿两片感冒药,可能是那个感冒药晚上没有吃,毕竟你好不容易感冒一次,身体肯定也扛不住很正常,别担心。”

    秦楚楚他就是想着江昭舟是一个从来都不感冒的人,现在忽然感冒了的话,那么他的身体肯定会特别难受,所以就完全被昭舟给带到另外一种话题去了。

    。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三十岁那年生日的时候许愿,说我想要恋爱,我竟然单身到了三十岁都没恋爱,然后我就被惊醒了”。

    赵景意还以为,是有什么男生让宋阳汐心动了呢。

    原来,就是一个梦啊。

    “这就是一个梦,你别想多了”。

    “不不不,我认为,这是天意”,宋阳汐伸出食指摇了摇,:“你看,我昨天晚上才做了这个梦,我今天的艺考成绩就出来了,是不是老天都在告诉我,让我去大胆的恋爱?”。

    “你就算是恋爱,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吧?高三下学期了,我们得好考为重,等你高考完了,你在看看?”。

    宋阳汐盯着赵景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只是,女儿住在大别墅里面,穿着名牌衣服,用着高奢包,开着上千万的跑车,而母亲却住在一个跟垃圾堆一样的地方。

    “小姐,已经交谈好了,她以后会照顾你的,这里面是你的入学资料,跟身份证明,还有老板给你的卡。”

    林芷接了过来,助理秘书对着林芷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目送助理秘书离开,林芷心底却有些,惆然若失。

    “你的房间我已经给你打扫好了,要不先进来吧?”

    林芷走了进去,房间里面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却不怎么好闻,大概是劣质熏香的味道。

    林芷转身看了一眼自己所为的姥姥。

    老人手足无措的搓了搓手,“听说,你父亲家那边条件很好,也不知道你住不住的惯。”

    “她没给你钱么?”

    “啊?”

    “我的母亲。”林芷语气有些不耐。

    “给了给了,之前她给我寄过很多钱,后来我也不怎么能联系上她,这钱我也不敢动,就都存起来了。”

    “大概有多少?”

    林芷这么问,其实很不礼貌。

    毕竟,长辈一般都不会跟家里面的孩子说,自己家里面有多少的存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