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小说网_400版主网 > 历史小说 > 农门寡妇:富贵临门 > 第406章 清白
    凉水刺痛这刘夫子胸口处被烫伤的患处,他被这巨大的疼痛给激地尖声叫了起来.

    “他就是偷盗翠玉笔真正的贼,而顾圆圆,是被冤枉的.”沈正凌说完,就起身朝着顾圆圆走了过去,将跪在地上的她给拉了起来.

    随后转身看向跟着起身的梁大人,“这人就交给梁大人你了,已经很晚了,明日再开堂吧.”

    说罢,就拉着顾圆圆朝着衙门外走去,原本那些押着刘夫子的人,也连忙跟着沈正凌走了.

    刘夫子还在不停的发出声音,梁大人听着心烦,让人将他的嘴给堵了关进了大牢.

    被沈正凌拉着走了许久,顾圆圆这才挣脱开来.

    “这件事,真的是刘夫子一行人做的?”她站定,看向沈正凌问着.

    周围静悄悄的,路上除了他们几人,没有其他的人,顾圆圆声音并不大,却在这种环境的烘托下,显得尤为的大声.

    “是.”沈正凌也跟着停了下来,定定的看着顾圆圆.

    “我刚刚见到他胸口上的伤口了,你是不是对他用刑法了,还有那罪状是怎么回事?”

    刘夫子总不可能是主动画押的,最有可能就是沈正凌屈打成招.倒不是她顾圆圆担心刘夫子,她只是担心沈正凌而已,毕竟他身为王爷,一些事情,还是不要乱来为好,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为了别人手中的把柄.

    “的确用了一点点小手段,不过,那笔的确是他放进你书房里的,也不算冤枉了他.”

    “到底怎么回事,你将来龙去脉给我说说.”

    原来,贪财的刘夫子早就看上了田老板那一支值钱的翠玉笔,早就动了心思,偷了笔打算出城门的刘夫子却没有想到田老板早早的就报了案子,因为丢失的东西不便宜,故而衙门还派了不少人在城门口搜查.

    这消息提前落在了刘夫子的耳中,他也就顺势放在了顾圆圆的房内,之后又被沈正凌顺手放进了笔筒中,再之后的事情,顾圆圆就都知道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

    听完沈正凌说的,顾圆圆一阵唏嘘,没有想到这件事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她还真是受了无妄之灾.

    “进去吧.”沈正凌将顾圆圆送到门口.

    顾圆圆看了看大门,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沈正凌.

    原本还跟在沈正凌身后的侍卫这会儿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她抿了抿嘴,随后扑向沈正凌,一把将人给抱住了.

    也亏得沈正凌的注意力全部在顾圆圆的身上,不然就她这么一扑,铁定摔在地上.

    微凉的夜风.

    顾圆圆将头深深的埋在沈正凌的胸口,感受到对方胸口传来的源源不断的暖意,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

    “怎么了?”沈正凌小心翼翼的将顾圆圆抱住,原本在公堂上板着一张脸的他,这会儿整个脸上还有些呆滞,不过手下的动作,却是温柔无比.

    “没事,就是想抱抱你.”

    也就抱了片刻,顾圆圆就从沈正凌的怀中起来,随后抬头看向他.

    “这些又要谢谢你了.”她牵起沈正凌的一只手,叹了一口气,“我也太没用了,每次都要你帮我.”

    “傻瓜.”面对顾圆圆突如其来的感谢,沈正凌有些哭笑不得,抬起空着的一只手,在她的头顶狠狠的揉了一把,将一件东西塞进了顾圆圆的手中,“好了,快回去吧,早些休息,别想太多,明日我去学院找你.”

    顾圆圆心中虽然疑惑,可是对方一直催促着自己进屋,无奈间,她也只能先回去再看了.

    随后,他就目送顾圆圆进了房间,一直等到对方关了门,他才慢悠悠的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关上门后,她这才摊开了手掌心,掌心中躺着的是一片绿色,纹路很像柚子叶,是用玉雕刻而成,十分精致,在月光下,顾圆圆看的有些不真切,可是她下意识觉得这东西应该不便宜.

    顾圆圆的动静不小,引起了住在离大门不远处房间中的连氏的注意,她披着衣裳出门,见到门口的身影,顿时惊讶起来.

    “圆圆,你终于回来了.”她快步上前,透过月色将顾圆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见她完好无损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去给你烧一些热水,你……”

    连氏的话还没我在说完,顾圆圆就连忙将连氏给拦了下来,“好了,我没事,很晚了,你快去歇着吧.”

    “我以前听看老人说了,出牢房要洗浴和用柚子叶去去晦气.”连氏也是真心为顾圆圆打算,可是这大半夜的,她根本没有那些条件给顾圆圆去晦气.

    顾圆圆自己也不在乎这些,她好说歹说才将连氏给劝回了房间.

    看着自己手中的玉叶,顾圆圆结合连氏的那一番话,她这才反应过来沈正凌的意思.

    这玩意儿只怕是他给自己去晦气用的.

    这别人去晦气用柚子叶,而她用的却是雕刻成柚子叶模样的玉,这未免也太奢侈了吧!

    顾圆圆无奈的摇了摇头,握紧了掌心的玉,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心中一片暖意.

    在大牢中满打满算也呆了两日,顾圆圆重新见到自己房里被铺好的了的大床,她快速的朝着床上扑了过去,随后发出了满足的呼声.

    只有经历过大牢那样的石板床,才能明白这种铺上了棉花的木板床是有多么舒服.

    一夜好眠,整晚,顾圆圆睡得十分舒服.

    阿宝今晚要上学堂,他早早的就起床,没想到会在院子中见到拿着瓜瓢浇花的顾圆圆.

    他还以为自己是太过于想念自己的娘亲出现了幻觉,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见到自己娘亲还在原地,顿时咧开嘴笑了起来.

    “娘亲!”阿宝迈开自己的小短腿朝着顾圆圆跑了过去,双手紧紧的抱着顾圆圆的双腿,“姨姨果然没有骗我,娘亲真的回来了.”

    顾圆圆笑着和自己儿子玩闹了一会儿,就催着人去吃早饭,免得耽误了早课.

    书院她也有几日没有去过了,顾圆圆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会儿的丁氏书院只怕没有几个人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