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向贵妃顿时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机关算尽,孤注一掷的手段在邕晟帝看来,竟然是这么的不屑一顾。

    在邕晟帝看来,难道她的生死对邕晟帝来说就这么的无所谓吗?

    “陛下,您真的对臣妾到了如此厌恶的地步了吗?臣妾好歹服侍陛下这么多年,如今臣妾如今差点死了,陛下都不肯怜惜臣妾了吗?”向贵妃哭哭啼啼的问道。

    邕晟帝忍不住摇头:“宁妃,如今你摄理六宫,这件事,你来处理吧,朕累了,朕去永宁宫等你。”邕晟帝说完直接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这邕晟帝对向贵妃可真的是冷血无情到了极点了。

    这若不是厌恶到了极限,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吧。

    向贵妃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邕晟帝离开,心里更是绝望到不行。

    反倒是宁妃,却还是如常的样子,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

    宁妃一直没说话,倒是向贵妃,慢慢的也接受了这个现实,事到如今,用承兑对她如此绝情,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她这连命都不要了又如何呢?

    邕晟帝不是也不看她一眼吗?

    她不得不承认,她真是彻底的失去了邕晟帝的心为了。

    她满脸不甘心的看着宁妃。

    宁妃也早已经容颜不再了。

    其实若是邕晟帝的新宠是个年轻妃嫔也就罢了。

    可竟然是年老色衰的宁妃。

    这宁妃当初就是她的手下败将,而到了现在了,竟然却反败为胜,倒是骑在她头上了。

    想想真是不值得。

    “贵妃,你没事吧,好好医治,陛下的意思就是让你在这里安度晚年,贵妃就不要在作妖了。”宁妃淡淡的说道。

    宁妃其实也没算是为难向贵妃,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如今这邕晟帝对宁妃也是彻底厌恶了。

    这其中的厌恶真是不比对赵皇后少。

    所以向贵妃也该安分守己一些了。

    “你滚出去。”向贵妃没好气的骂道。

    宁妃倒是也不生气,对于宁妃来说,向贵妃如今只是秋后的蚂蚱也蹦跶不起来了。

    其实宁妃此刻的心里也是得意的。

    毕竟这在后宫叱咤风云的两个人,如今都败在她的手上。

    只能看着她的脸色过活了。

    这种感觉真的挺不错的。

    总归她是很喜欢的。

    “贵妃不必动气,其实你如今幽禁在宫里,也比皇后娘娘的日子好过,不如让臣妾来告诉贵妃娘娘一些高兴的事情吧,原本陛下已经决定要册立皇长孙为皇太孙了,可是不知道为何陛下反悔了,不肯册立皇长孙了,如今皇长孙回京地位尴尬,连带着皇后娘娘也做了冷板凳,虽然皇后娘娘没有被禁足,可如今却被削了摄理六宫之权,只能干着急,贵妃娘娘听了这个消息,心里有没有觉得痛快一点呢。”宁妃问道。

    向贵妃的脸色果然有些不同了,她听了,这心里是痛快了。

    向贵妃大概也是没想到赵皇后会落到如此的境地。

    这还真是痛快啊。

    只是到底心里十分不甘心。

    怎么也没想到,她们二人斗了这么大半辈子了,却最后都输给宁妃这个无子嗣,并且还不得宠的女人手里了。

    “真没想到,本宫和皇后斗了多年,却都不及你,白白的给你做了嫁衣裳。”向贵妃愤然道。

    “贵妃娘娘也不必这么说,这么多年,贵妃娘娘一直荣宠不衰,若不是贵妃娘娘自己作死,也断然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的。”宁妃一字一句的说道。

    虽然话说的难听,可也是实情。

    其实对于向贵妃而言,做的最蠢的事情并不是毒杀太子。

    而是当时杨璨的试探,向贵妃竟然把邕晟帝给推出去了。

    这才是向贵妃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真是应了那一句,不作不死啊。

    向贵妃毒杀太子,说到底,这针到底是扎在别人身上的,邕晟帝应该也感觉不到疼痛。

    可是真正让邕晟帝和向贵妃离心的事情,就是邕晟帝对她宠爱多年,可向贵妃在遭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邕晟帝给推出去了。

    这才是邕晟帝最大的心结吧,因为这件事,邕晟帝是觉得不会宽恕向贵妃了。

    当然,若是没有之前的事情,向贵妃也不会着急对太子下手了。

    现在落到这个地步,向贵妃也真是自己活该。

    “你现在立刻滚,本宫即便是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用不着你来可怜本宫,本宫这些年过的那么耀眼夺目,连皇后那个老妇,也不及本宫半分,当年,你是如何在本宫面前摇尾乞怜的,你还记得吗?”向贵妃满脸嘲讽的看着宁妃。

    当初二人一前一后入了东宫,同为侧妃,地位相当,可是宁妃因为容貌不及向贵妃鲜艳亮丽,所以一直不是很得宠。

    这入了宫,二人的地位更是就差了不少。

    向贵妃封妃,而宁妃不过是个三品婕妤罢了。

    向贵妃生了赵王被册封贵妃,并且赐予协理六宫之权,宁妃磕磕绊绊的被册封为昭仪。

    若不是后来抚养了寒王,只怕也不可能封妃的。

    二人这地位可就直接拉开了。

    因为宁妃是赵皇后的人,向贵妃不好同赵皇后开火,可却是真的没少作践宁妃。

    还记得向贵妃那个时候怀着身孕大肚子的时候。

    还让宁妃伺候她穿鞋子呢。

    并且当着邕晟帝的面儿,向贵妃指名要宁妃伺候她,一屋子的宫女站着呢,却非得要宁妃给她穿鞋子。

    这不是赤裸裸的羞辱吗?

    可邕晟帝却一个反对的字都没说,宁妃那个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婕妤,连一宫主位都不是,还能如何呢。

    赵皇后当时没在场,那她就只能硬生生的承受了,低眉顺眼的去伺候向贵妃穿鞋子了。

    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因为那个时候宁妃不是一宫主位,和向贵妃居住在一个宫里。

    直到后来册封了昭仪,还是赵皇后提携的,这才分封到永宁宫,总算是不看着向贵妃的脸色过活了。

    当时向贵妃荣宠不断,算是宫里最得宠的妃嫔了,邕晟帝自然什么事情都依着向贵妃了。

    现在向贵妃故意提起当初的事情,也是让宁妃难看。

    “娘娘从前的教诲,臣妾一直都铭记于心,若没有当初娘娘的教诲,臣妾也不会有今日。”宁妃笑盈盈的说道。

    “真是不要脸,别以为你现在一时得宠,就可以得意洋洋,也不看看你这个样子,你都多大年纪了,还以为自己年纪鲜亮的小姑娘吗?若是本宫没记错的话,这三年选秀就子啊眼前了吧,等新人入了宫,还有你什么事儿,不要脸的东西,永远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向贵妃冷哼道、

    其实向贵妃还有一个最大的杀手锏没出呢。

    虽然邕晟帝近几年一直都没选秀女。

    可是这几年宫里的妃嫔愈发的少了,剩余的也都是年老色衰的妃嫔了。

    并且这年纪大了,估摸着邕晟帝也都看够了吧。

    今年这选秀,邕晟帝肯定无法推脱了,若是一个劲儿的在推脱,朝臣那边也推不过去了。

    如今向家的女孩,也有不少都长起来了。

    尤其是向贵妃的一个侄孙女,也是如今向家这一辈的嫡女,三姑娘向晚,那可出落的花容月貌啊。

    这向晚才只有十六岁,虽然生了一副绝色姿容,但是向家培养这个嫡女,却一直都是十分低调的。

    向晚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直呆在向家。

    也从来没出门交际过。

    向家把向晚藏得如此严密,就是为了送进宫的。

    因为向贵妃毕竟老了,这个想法还是向贵妃提出来了。

    八岁那年,向贵妃见到向晚之后,就有了这个想法了。

    因为向晚和她生的最相似。

    向贵妃虽然没预料到自己会失宠,向晚原本只是一个棋子,至于什么时候抛出来,当时向贵妃也没想好,毕竟给自己的夫君送女人,这是每个女人心底的隐痛。

    可是如今,她彻底失宠,这向晚也是该出场的时候了。

    虽然她恩宠不在了,当时向贵妃心里笃定,邕晟帝和她恩爱多年,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下这段感情的。

    若是此刻有个容貌与她有八分像的女子出现在他面前,他肯定会动心的。

    向晚本就是她的侄孙女,生的像她也在情理之中的。

    当然,这步棋,她早就和赵王商量好了,过些日子,就让向晚出场。

    毕竟这样年轻鲜亮的小姑娘,到邕晟帝面前,可不是宁妃这样的老女人能比的。

    “这就不劳贵妃娘娘操心了,贵妃娘娘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宁妃微微蹙眉,冷冷的说道。

    二人的关系本就差到极点,宁妃也不是良善的人,只是她知道,她对向贵妃也就只能言语攻击几句罢了,她不能对向贵妃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否则在邕晟帝面前的人设就崩塌了。

    “滚出去,以后不要再来烦本宫了,本宫根本不想看你这幅矫揉做作的样子。”向贵妃冷冷的说道:“宁妃,你不必在本宫面前装模作样,你难道不恨本宫吗?当初本宫这般的羞辱你,你现如今对本宫也是恨之入骨吧,可你却还要装出这幅贤良大度的样子来,自己不觉得恶心吗?”

    “贵妃娘娘过奖了。”宁妃依旧保持着风度,说完却还行礼才离开的,不管怎么说,向贵妃的位分是在宁妃之上的。

    宁妃能做到这一步,也着实不容易啊。

    向贵妃真的快要呕死了,只盼着有一天向晚入宫了,能扳回这一局来吧。

    如今这个局面,她也是真的受够了。

    不过经过这一次,她倒是真的对邕晟帝死心了,她也知道了,邕晟帝是真的厌恶了她了。

    她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挽回不了了。

    而知道了这个,向贵妃也就彻底的死心了。

    宁妃离开向贵妃宫里之后,就回了永宁宫。

    她早就安排好小厨房准备好食材,而她打算亲自下厨给邕晟帝做晚膳。

    宁妃这些年别的没学会,这做菜的手艺真是见长了。

    这邕晟帝吃长了御膳房做的饭菜,宁妃的手艺倒是让她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就好像是这山珍海味吃多了,换个清淡的口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如今喜欢在宁妃宫里用膳的缘故了。

    宁妃回了永宁宫,先去了正殿。

    正好今日寒王进宫了。

    这寒王这个年纪,也该说亲了。

    如今也在物色了。

    不管是邕晟帝也好,还是宁妃也罢,对这件事都十分的上心。

    因为叶蓁的事情,邕晟帝对寒王也是格外愧疚的,赏赐了寒王好多东西,如今邕晟帝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寒王面前才好。

    他是真的觉得愧对这个儿子啊。

    这叶蓁刚死,寒王刚得知自己的身世的时候,对邕晟帝多少也是有些别扭的,可这些日子,倒是好了许多,父子之间又恢复了以往的亲密关系。

    如今寒王进宫请安,父子二人相处的也很融洽。

    宁妃见到寒王,也是高兴不已。

    刘涵给宁妃请安之后,宁妃就去小厨房忙活了。

    特意的让人多去准备一些食材,她还要亲自下厨做些寒王也喜欢吃的吃食。

    然后留着寒王和邕晟帝说话聊天。

    其实今天这一幕,也算是宁妃安排的吧。

    宁妃就是想让寒王和邕晟帝多亲近。

    而这个目的,自然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吧。

    宁妃下厨的时候,都感觉到特备有劲儿。

    邕晟帝和寒王说话之间,就说到了寒王娶妻这件事上。

    说到底,寒王这个年纪也是真的不小了,必须要说亲了。

    这从前邕晟帝也没逼迫过寒王,因为寒王并不想成亲,说起来还是邕晟帝惯着他,他不愿意,所以就没逼迫,也没给选定正妃。

    可如今,是真的脱不下去了。

    宁妃弄好了膳食,带着人摆好了,然后才过来请邕晟帝去暖阁用膳。

    三人坐定后。

    有说有笑的吃饭聊天。

    这才像一家人该有的气氛。

    “爱妃如今也在,方才朕还跟涵儿说,这亲事不能在耽搁了,从前这孩子说要自己选妃,说要寻一个喜欢的人,朕也都依着他,说给他时间,可这都多大年纪了,宁妃啊,这涵儿娶正妃的事情,你要安排起来了,看看适龄的这些世家女,哪个合适,就给涵儿娶回来。”邕晟帝直接安排道。

    很明显,这一次,不管刘涵是否愿意,娶妻的事情都迫在眉睫了。

    其实不单单是邕晟帝,连宁妃也是这样认为的,这也的确是到了娶妻的年纪了。

    若是一个劲儿的耽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并且如今宁妃心里有了别的想法,肯定对寒王的亲事就更加的上心了,这怎么也不能随随便便选妃了。

    “父皇,母妃,娶妻的事情,儿臣心里自有打算。”刘涵直接开口说道。

    “打算?你有什么打算,你若是有打算,就不会拖到现在了。”邕晟帝听着刘涵有反驳的意思,似乎十分的不高兴,其实也不能怪邕晟帝,邕晟帝在这件事上,已经对刘涵很宽宥了。

    “涵儿,陛下说的对,这件事,是不能在拖下去了,你这个年纪,必须要娶妻了,你看看你的皇兄还有哪个没娶妻,这皇长孙的正妃若不是过世了,只怕孩子都快有了。”宁妃也劝说道。

    宁妃此刻提到皇长孙,却让邕晟帝心中咯噔一声。

    尤其是还提到向青青。

    向青青不过是一句意外暴毙就糊弄过去了,直接给向家报丧。

    可向家对此事,却是一点儿异议都没有,这就证明,向青青在向家人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一点地位。

    向青青的死,实在是轻如鸿毛,所有人都没放在心上的。

    “父皇,母妃,其实儿臣心里有喜欢的姑娘了,儿臣此生非她不去。”刘涵说着,放下了碗筷,直接跪在了地上。

    此言一出,不单单是邕晟帝,连宁妃也是大吃一惊的,二人都没想到刘涵竟然说了这样的话。

    这就有喜欢的女子了,这个速度也着实有些快吧。

    “你这有了喜欢的女子,是哪家的闺秀,说来听听,也让朕给你参考一下。”邕晟帝笑着说道。

    “是啊,怎么瞒的这样严严实实的呢,你这孩子,也不早点说出来,连母妃都瞒着。”宁妃也忙说道。

    虽然宁妃此刻的心思转了好几道,但也只能先这样了。

    宁妃到底是了解刘涵的,这刘涵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场合说这样的话,当着邕晟帝,只怕是打算直接请旨赐婚的吧。

    这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儿子,即便不是亲生的,也能了解啊。

    宁妃很担心,这刘涵自己看中的女子,家世如何啊?

    刘涵毕竟还年轻啊,这若是被心机深厚的女子给利用了可怎么好啊。

    宁妃心里七上八下的。

    刘涵看了一眼宁妃,又看着邕晟帝满脸希冀的眼神。

    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说道:“回禀父皇母妃,儿臣心仪之人,是向家三小姐,向晚。”

    这话刚说完,宁妃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这个变化是一下子涌上来的,根本就没有任何掩藏的余地啊。

    这若是在别的事情也就罢了,宁妃好歹还能容忍一下,可是在刘涵的事情上,宁妃是真的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所以这表现是最真实的。

    当然,宁妃听了这话,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刘涵别向晚给算计了。

    这向家的人是故意算计刘涵的。

    可转念一想,这向家的人大概也是没必要来算计她们母子的吧。

    毕竟向家和她一向不和,向家何故要把女儿塞给刘涵啊。

    这即便是要塞的话,也该给赵王的儿子才对。

    毕竟赵王的长子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这也应该亲上加亲才对。

    可是这刘涵和向家的女儿,却是真的不合适啊。

    她今天才刚跟向贵妃打过擂台,这转头就让刘涵娶向家的女儿,宁妃实在是不乐意。

    别说是宁妃了,这邕晟帝也是大吃一惊啊。

    他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这刘涵怎么就和向家这三小姐搅和到一起了呢?

    而且这向家三小姐,叫向晚的,怎么都没听过呢。

    不都说向家三小姐体弱多病,虽然是嫡出,可是却一直养在深闺,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

    怎么涵儿会喜欢上这个向晚呢。

    邕晟帝和宁妃对望了一眼,其实二人的想法是差不都的,就是不怎么赞成这件事。

    可看刘涵如此坚定的目光,邕晟帝对刘涵又是愧疚的心态,所以说这件事,他不可能一口回绝的,当初邕晟帝也是答应过刘涵的,如果刘涵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子,那邕晟帝可是会亲自赐婚的,如今这刘涵说出来了,他若是一口回绝,怎么都是说不过去的。

    “涵儿啊,你先起来。”邕晟帝忙说道。

    刘涵也知道,他喜欢上向家的女儿,先不说别人,这母妃肯定是要反对的,因为母妃肯定不喜欢他去向家的女儿。

    毕竟母妃和向贵妃也是有诸多不和。

    但是他和向晚,他此生非卿不娶。

    其实说起他和向晚,也真是偶遇,见过的次数真是不多,可有人若是对了,一眼可顶万年。

    合该是缘分吧。

    向晚真是基本足不出户,而即便是出门也十分低调,并且面纱遮面,匆匆而去,匆匆归家。

    从小,向晚就没什么自由,一直都是这样枯燥乏味的生活。

    那次向晚去寺庙上香,时间耽搁了,而且回程的时候在郊外马车坏了,本就时间晚了,这下耽搁的天都黑了。

    结果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段日子,城郊不大太平,结果碰到了劫匪。

    劫匪见到如此漂亮的年轻姑娘,自然不肯放过了。

    因为向晚出门一向低调,并且想着快去快回,也就只带了几名护卫,碰到劫匪,自然落了下风。

    这若是向晚落到劫匪的手里,肯定也是没活路的。

    向晚这样的大家闺秀,若是失了名节,就只有死路一条。

    只能说,合该是缘分吧,正巧被刘涵碰到了。

    刘涵武功不弱,加上刘涵身边的人,都是个顶个的高手。

    所以就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向晚面纱脱落,二人四目相对,立刻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一见钟情。

    向晚是从来没怎么见过外男的。

    这出门去寺庙上香,或者做什么都好,身边都是跟着丫鬟的。

    不会让她接触到外人的。

    此番遇到了刘涵这样的少年郎君,并且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自然也就芳心暗许了。

    刘涵虽然见过不少绝色美女,毕竟他身为皇子,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啊。

    可向晚不单单是容颜绝色,而是她身上的气质独特。

    她的眼神特别干净,那种纯洁无瑕,清澈见底,没有一点点的杂质,和他素日里见得那些心机深沉的女人可是大不相同的。

    所以只需要一眼,刘涵也爱上了向晚。

    向晚并不知道自己是家族的一枚棋子。

    如此静心的培养她是为了把她送进宫,服侍皇帝的。

    她只知道,她自小身体不好,所以才不能出门的,只能在家里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并且言行举止,都有专门的人调教。

    但是这并不妨碍向晚喜欢上了刘涵。

    二人相遇是在半年前。

    那一次刘涵救下向晚之后,得知了向晚的身份,才知道,她就是向家那个足不出户的三小姐,竟然生的这般貌美。

    向家藏着这样一个绝色女儿,不知道是何用意,若是在从前,刘涵必定会对宁妃说此事,也许能让赵皇后和太子有个防备,可因为对向晚的私心吧,刘涵并未把此事对任何人提及,因为在他心里,还是想要保护向晚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