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小说网_400版主网 > 历史小说 > 农家贵妻有空间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墙倒众人推
    “宣,章中和觐见。”

    越公公的声音高亢洪亮,由内侍们一个接一个的传出去,霎时就去了老远。

    章忖光一脸震惊,陛下什么时候召见了章中和?

    众臣的目光,也都投到了太和殿外。

    不一会的功夫,就见章中和从外面快步走来。

    他是第一次登上太和殿,十分的好奇,原本进入太和殿,是要低头恭谨而行的,他却探头探脑,时不时偷偷抬起头左右瞄上一眼。

    章中和走进太和殿,与父亲擦肩而过时,与父亲审视的目光对视一眼,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扭过头去,对着宝座上的皇帝,行了一个叩拜大礼,“臣章中和,叩见陛下。”

    他的声音里,透着深深的虔诚,还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听得章忖光在惊异的同时,心中莫名升起一丝凉意。

    莫御抬手,“免礼,起来吧。”

    章中和再次叩首之后,美滋滋的站起了身。

    莫御问道:“章中和,你看看这些银子,可有印象?”

    章中和扫了一眼箱子里的官银,直接答道:“回禀陛下,臣可太有印象了。这些官银,都是臣奉家父之命,去各位达人府上兑换来的,用以送给辛国的七皇子殿下,为的是获得他们的一个承诺。”

    “竖子,你给我住嘴!”章忖光急了,这也是能说的么?

    莫御道:“什么承诺?”

    章中和像是完全没有听到父亲的话,继续道:“家父说,陛下有意要消减三宗的权力。赵氏早就抛弃了三宗的荣耀,投奔了陛下,王氏也被陛下彻底拔出,如今便只剩下我章氏存在,必须要留一个后路。所以家父便想效仿当年的祁王,若是事不可为,便举家迁往辛国。这六万两官银,便是铺路的费用。”

    “什么?效仿祁王?”

    “天那,好大的胆子!”

    “想不到堂堂三宗之一,他竟真的有谋反之心!”

    群臣听得全都咋舌不已,之前陛下说他有谋反之意,还觉得不可能吧,想不到他竟然真的有这等心思!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

    章忖光愤怒了,也顾不得当着皇帝和群臣的面,怒指章中和,“混账,混账,简直岂有此理!”

    他怎么也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将暗中交易全盘托出!

    这不仅是在要他的命,更是在要章氏的命啊!

    章中和对他的愤怒,却置之不理,做出一副忍辱负重,后劲委屈的姿态,对着皇帝躬身道:“臣虽苦口婆心的劝阻,可家父完全听不进去,臣也实在没有办法。”

    章忖光见无法阻止章中和,只能气急败坏的对莫御道:“陛下,老臣对大夏,一向忠心耿耿,您不要听信他的一面之词。老臣这儿子,从小便痴痴傻傻,不懂事理,一个傻子的话,不足为信啊!”

    说完还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

    心中暗道,你小子如果知趣的话,就赶紧给我装傻子!不然你老子我的命,可就没了!

    可章中和也不知道是没理会他的意思,还是压根就没打算理会,反而上前道:“父亲,您就都承认了吧。当着陛下的面,您再隐瞒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说我是傻子,您亏心不亏心啊,但凡有人去打听打听,都知道儿子可是被您当做下任家主一路培养起来的。再说,这么多年,孩儿也都兢兢业业的帮您分忧,您硬是想把我说成是傻子,那也的有人信才是啊。”

    “你,你……”不孝啊,真是不孝!

    章忖光气得说不出话。

    章中和继续道:“再说了,您说陛下要消减三宗的权力,您这样想是不对的,三宗的权力也是陛下给的,根本谈不上什么消减不消减的,王氏获罪那是他们走了取死之道,咱们章氏本就应该效忠陛下,您却要勾结辛国使臣,想要效仿祁王,这才是真正要拉着整个章氏步王氏的后尘。身为下任家主,孩儿也只能大义灭亲了,还请父亲体谅孩儿一片苦心。”

    “你,你……你这个逆子!”

    章忖光已经被气得失声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是儿子背叛了自己。

    陆则白的玉佩,顾尺璧的认证,官银的物证,他都可以解释清楚,可唯独儿子的检举,却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完全没有了翻盘的余地。

    最令他心痛的是,他曾经是那么的喜欢这个儿子。

    哪怕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哪怕他做了那么多愚蠢的事情,可每次他都原谅了他,甚至还想将家主之位继续传给他,却没想到竟被他如此背叛。

    还什么大义灭亲,只听他一口一个“身为下任家主”,就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急功近利,多么的想当这个家主。

    章中和回头盯着父亲的脸,眼中透出狠戾之色,哼了一声,小声说道:“爹,这家主之位,我势在必得,您可别怪孩儿。”

    上次来京城办事,结果被人陷害,灰溜溜的返回去,就被父亲一顿臭骂,关在家中禁足了半个多月。

    如今再次跟随父亲回到京城,本来他是想着一雪前耻,可谁成想,无论他做什么,父亲竟都觉得他不行,仿佛他做什么,父亲都看着不顺眼。

    每天心情好的时候,要骂他一顿,心情不好,更要骂他一顿。

    尤其是当着辛国七皇子的面,竟然让他滚出去。

    他好歹也是章氏的大公子,这让他颜面何存?

    他永远都忘不了,在翠来楼,被赶出去的时候,翠来楼掌柜和伙计们瞧着他的眼神。

    而其后,父亲竟然连与章氏出身的大臣会面,都禁止他出席。

    父亲难道已经不想将家主之位传授给他了吗?

    想到往日,自己仗着是章氏大公子,章氏下任家主的身份,在宗族内横行无忌,一旦失去家主之位的继承权,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行,这绝对不行!

    家主,必须是我的!

    “你……”章忖光很铁不成刚的望着儿子,心如刀绞。

    “陛下,臣有罪,”一个章氏出身的官员,突然走出来,“臣不该将官银兑换给章忖光,只是臣并不知道,他要官银原来是作这般用途的,臣真是罪该万死。”

    “陛下啊,臣也有罪啊,臣若是知道,这官银,是要用来送给辛国使臣,臣是万万不会给的!”

    又有一个官员走了出来,躬身认罪。

    “臣罪该万死,臣百死难赎,但臣是真的不知道啊。”更多的人,一个一个陆续的走了出来。

    一是认罪,二是努力表明对此事毫不知情,他们都是被章忖光蒙在鼓里。

    “你,你们……”

    章忖光简直气绝,这简直就是墙倒众人推啊。

    感谢“pgvlDu225W”的2张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