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小说网_400版主网 > 历史小说 > 带着仓库回古代 > 第三百零九章 城阳见闻录9
    厨房的饭菜都是做好了热在灶上,有人要吃按数装盘放在食盒里送出去就行。有时饭菜一时不够的,直接去隔壁荒山叫人送一些菜蔬和肉来也极方便。

    不多时城阳和喜晴等人食盒也都送来了,喜晴看着城阳在那研究菜色,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仿佛城阳看的不是菜而是毒药一般。

    幸而跟着去厨房的人也回来了,其中最伶俐的一个就拉了喜晴去说道:“好叫姐姐知道,那厨房倒是极妥善的。菜、肉都洗过,做饭的手也干净,灶台碗筷也一尘不染,听闻李东家最重入口之物是否洁净。想来那‘显微镜’是李东家弄出来,李东家焉能不知道生水生食有脏东西?”

    喜晴放下心来,上前伺候城阳用饭。城阳却推她去吃饭:“不用你伺候,你看,主人尚且自己动手,我一个客人,还用七八个人服侍?”

    喜晴无法,只得退到一旁与其他人凑在一块儿胡乱应付。

    菜饭都是好菜饭,只落在喜晴等人眼里着实委屈,就是微服赶路的时候,城阳都没吃过这么朴素的饭食,那一顿不是十八个碗呢?听闻这李先生也是家资丰厚,奈何吃得这般简朴,若非李咎自己盒子里的饭菜也是一样的菜色,喜晴都要怀疑李咎故意坑她家主人了。

    城阳自己倒是还好,毕竟一路来,厨子都是从京里带来的,纵然用了本地的食材,烹调仍是京风,这还是城阳头一次真正地尝试江南风味,果然别有情调。跟城阳的人有吃不惯的,也有和城阳一样接受度非常好的,横竖品种多,私底下调换着吃,倒也人人都吃了个滚瓜肚圆。

    一时饭毕,打杂的小子又来收走了碗,并将厅中杂物一并收走了。

    学塾当然想不到还有饭后漱口、整理的事,城阳等也只能入乡随俗。

    李咎问道:“谢了姑娘一路,还未请教姑娘如何称呼?鄙姓李,蒙兄长给的字是伯休,外面人看得起鄙人,都呼作青山李。这是和我一起办事的人,浑叫阿大,因他口不能言,有事都是我转达。”

    喜晴正要作答,城阳先说了:“我家姓阳,山南水北的阳。我有个字号,叫‘枕山’,先生叫我枕山就好了。这是我近身之人,这些日子都要陪着我的,家姓郭,她也有个字号,叫‘商芝’,殷商的商,灵芝的芝。”

    李咎觉得这个字号有点熟悉,一时想不起来,也就丢过不想了,遂呼为“枕山、商芝”。

    李咎与城阳和喜晴重新厮认过,又问:“冬日中午有半个时辰可以自由活动,下午还有一个时辰的课要上。若枕山还想继续在学塾,我便送你们去客房稍作休息,若枕山在这里待够了,就请自便。”

    城阳道:“当然要继续留下来了,上午才学了气压,还有一些尾巴没听见呢,我还要看看你怎么解释山上的积雪融化慢。”

    李咎道:“妥,我送诸位去客房罢。”

    学塾有好些临时待客的房间,比如这会客厅就是。不过李咎考虑到她们都是女子,在这里修整多有不便,仍是将她们送去了女眷的区域。那里有刘五娘,有宋娘子,学医的当先生的当管事的,常驻的总有二十来位女子,白天在这里上学上工晚上回家睡觉的还有三十多人呢。在这里,女客人们总归是放心一些。这是何药娘给的建议,当年的何药娘也是想过当墨线师父教学生画墨线、找李咎学画三视图的,未成想嫁人之后失去了这些机会,倒是她的建议李咎都采纳了,方便了后来的女子。

    那些对女儿、姐妹、妻子上学有疑虑的人,见李园学塾单独划了一片区域给女子,都打消了疑虑。

    李咎送她们到女眷区的边缘,自有在这里勤工俭学的学生迎上来叽叽喳喳地问“先生来了,先生好呀?”“先生可是有事吩咐我们?”

    李咎将待客之事交予几位学生,叮嘱她们几句,这方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有些现代人视为基本常识的知识,对古代人来说都有难以逾越的天谴,就比如空气的存在,比如热胀冷缩,又比如在讲力学时的平行四边形分解法等等,李咎很难注意到这些细微的地方,而学生们又很少主动表示自己不懂,他们宁可下课后自己私下讨论,或者就像当年的柱子看词典一样死记硬背地“句读之不知”。

    李咎本想提一嘴,问那“枕山”姑娘是否愿意在学塾担任讲师,不过想到她的口音和举止,又把问题吞了回去。

    大户人家的女眷,又非孤身一个,几乎是没可能长期在外的。即便能长期在外游历,也绝难稳定地住在一个地方。时间一长,不说她家里如何作想,只看流言蜚语也够她吃一壶的。

    看来还是得找些得用的弟子来当助教才好,本来傅贵会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先不说傅贵的科举路还没走完,按计划他至少需要考取举人才对得起尤家的资源——这条路他至少也得走三年,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这还是软的不行,又有个硬的不行,便是傅贵讲课比李咎还难懂。他的起点和大雍朝人是一样的,他也要先学李咎的知识再转化成大雍的语言和典故,可是他习惯用的语言和典故,那可是八股文、策论、格律诗类型的,也就是说他有李咎的短处,却没有李咎的长处,让他来还不如李咎自己硬着头皮琢磨。

    李咎想起早年间柱子他们说起来,若要传道讲经,最合适的人莫过于沙弥头、沙弥尾和渔鼓道人,只因李咎自己不喜欢这些,后来有了说书先生和黄致的书童帮忙,这事就放下了。

    再则李咎偏爱老实敦厚的人,偶尔有那么几个聪明如三九、初三的,早早就因为学得快学得好独挡一面去了,纵然回到学塾,也是为了自我充电,外面不知道多少事还在等着他们处理,哪能长期绊在学堂?

    不知不觉间,李咎身边所有机伶鬼儿仔细数下来还不到两只手,要能在学塾当助教的就更少的。想来那些伶牙俐齿、机敏善变的人若能学懂学通,是极好的安排。

    不过李咎只认得一个和尚,就是了妄禅师了,道士他一个都不认得,也没去过道观,算来算去,也不知那了妄禅师能不能把酉禅寺好容易教出来的沙弥尾预备役放来给他用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